您的当前位置:金沙澳门网址 > 体育资讯稿 >

停摆的风车:荷甲球队还能再夺欧冠吗

时间:2019-05-24

  从下赛季开始,每支英超球队都将从国内转播收入中得到单赛季1.06亿欧元的分红;作为对比,这样的收入水平相当于一支荷甲球队10年的总分红额度,同时这还要看球队的排名是否靠前。举例来说,在2014-15赛季,阿贾克斯从荷甲电视转播收入中获得了860万欧元的分红,而埃因霍温则只有780万欧元,费耶诺德甚至也只是勉强超过了600万欧元。这三大荷甲豪门的总分红只有2246万欧元,而这个规模仅仅是当时还在英超的QPR所得分红的1/3左右。

  如今的埃因霍温不得不严格执行财政方面的限制规定,他们在转会策略方面也开始从引进身价高昂的成名球员转变至以引进年轻球员为主的可持续性发展道路。这样的经营方式很像阿贾克斯,这两支球队如今通过廉价购买或是培养年轻球员随后高价出售的经营方式去谋得巨大的利润,随后他们再利用这些收入进行下一轮的投资经营。

  埃因霍温似乎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在对于球队自身定位和经营策略摇摆了大约10年之后,他们最终决定进行一次彻底的清洗,并决定由球队曾经的队长科库执教。其实在科库执教的早期,他还是流露出了一些理想主义的色彩,但最终他还是决定贯彻实用主义的治队理念。埃因霍温凭着一众出色的年轻球员辅以实用主义足球理念,致力于重新打造一支争夺欧冠冠军的阵容。

  同时由于巨大的财富差距,即便是像阿贾克斯这样的荷兰传统豪门也很难在欧冠中有所作为。无论拥有多么辉煌的过去,如今所面对的现实终究是残酷的。对于荷兰足球来说,“欧冠冠军”越发地成为了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各支球队如今在一个全然称不上出众的联赛体系中生存着,而他们自身的球队建设也与“顶级”二字鲜有交叉点。

  如今荷兰足球的美丽在世界足球的浪潮中被掩埋,比起其他具体而又实用的建队思路,它看上去更像是一种浪漫足球的价值观与坚守。那些坚持荷兰足球的人们始终会保持积极而乐观的心态,他们相信足球是纯粹由场上的竞技表现所定义的,而非是财富或是地理位置,自己的球队终会繁荣昌盛成为超级豪门。在阿贾克斯内部就有类似这样的想法,他们希望球队能够减少对于金元足球的依赖,将重心完全放在球队最为擅长的青训培养方面。而埃因霍温内部其实也有这样的声音,他们的高管正沿着一个十分谨慎的发展路线前进着,期望在未来再次崛起。

  唯一的例外可能就要算是现年29岁的瓜尔达多了,他也是埃因霍温本赛季取得成功的关键人物。那么对于埃因霍温来说,幸运地签下瓜尔达多与重回欧冠联赛淘汰赛是否只是巧合呢?我个人并不这么认为。

  尽管彼此的理念并不一致,不过克鲁伊夫还是接受了在阿贾克斯高层的一个职位,但暗地里他对于这家俱乐部的影响在一点点地减少。促成克鲁伊夫爆发的“最后一根稻草”正是球队在2011年决定任命范加尔出任阿贾克斯的总监。范加尔与克鲁伊夫都曾在队史为球队做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但他们取得成功的方式截然不同。双方在足球理念上的分歧甚至延伸至了私人恩怨。克鲁伊夫对于球队任命范加尔的行为耿耿于怀,因为这甚至没有得到他的批准。对于阿贾克斯来说,世界末日也随之到来。

  自阿贾克斯在维也纳的哈佩尔球场赢得那场欧冠决赛之后,迄今为止再没有任何荷甲球队能够赢得这一象征着欧洲足坛最高峰的冠军奖杯。随着足球运动的不断发展,英格兰、西班牙和德国等国的联赛开始越发地受到人们的热衷和追捧,荷甲的地位也相应地不断下滑。这样的趋势使得荷甲不得不面临人员持续流失的痛苦,而一些来自其他足球欠发达地区的球员们则开始倾向于选择这里作为他们登陆欧洲的第一站。

  当然,这是一种并不科学的假设。比如说如果伊布一直留在阿贾克斯直至25岁而不是22岁,如果斯内德留队至26岁而不是23岁,如果苏亚雷斯留队至27岁而不是24岁,那么一切将会如何?诚然,更高级别的联赛中球员们所遇到的挑战会更大,相应的球员们也会因此而得到成长,不过他们的留队也会极大地增加阿贾克斯夺得欧冠的机会,而这样的经历或许也自然会让这些球员得到成长,这更是要好过他们当初离开球队时所面临的风险。

  自2011年起,阿贾克斯在转会市场中支出最多的一笔转会是以525万英镑的价格从海伦芬引进极具潜力的辛克格拉文。同样在这5年的时间里,许多优秀球员从青训营成功升至一线队,这其中就包括了菲舍尔、艾尔-加齐、巴佐尔和克拉森等关键球员。在一段时期的低迷之后,阿贾克斯一口气完成了荷甲联赛的四连冠,而这也追平了历史纪录。

  荷甲电视转播分红总额较小的现状背后还存在着严重的分配不平等现象。除了基于球队表现的“绩效奖金”之外,在欧冠赛事中还有一个奖金池机制,他们会将各国国内电视转播商为欧冠赛事支付的转播费用中的很大一部分返还给对应国家的俱乐部。上赛季阿贾克斯从奖金池中获得了1167万欧元的奖励,对比之下尤文在这方面的收入高达5800万欧元,大巴黎也有3500万欧元。

  为了复兴阿贾克斯的足球哲学,克鲁伊夫召集了一众他的学生,其中最著名的当属范-巴斯滕、维姆-琼克以及博格坎普等昔日球星。克鲁伊夫希望能够用这一群年轻而充满活力助手来接替行事风格陈腐球队主管们,从而贯彻他为阿贾克斯构建的伟大蓝图。然而尽管他在荷兰足坛有着无可争议的伟大地位,但他的方案还是遭遇了俱乐部董事会的极力反对。

  尽管这种奖金机制也相对地将球队成绩考虑在内,但它在根基上还是存在缺陷的。从本质上讲,球队必须不断在欧冠联赛中向前挺进才能获得更多的奖金,同时他们要寄希望于本国联赛的其他球队更早地遭遇淘汰,并且还要希望本国联赛具有足够的吸引力。故对于来自小国的俱乐部来说,相对较小的人口数字和相对较小的联赛规模就成为了一个挥之不去的天然劣势,他们也因此会陷入到一个恶性循环中。

  阿贾克斯始终坚持将球员的工资上限设定在周薪3.5万欧元的水平。根据很多相关报道的说法,作为巴萨核心的梅西能够赚到15倍于阿贾克斯工资帽水平的周薪。这很清楚地体现了目前欧洲足坛在竞技层面上存在的严重不平等的情况。埃因霍温在这方面甚至要更糟,他们的工资上限只有周薪2万欧元。

  “阿贾克斯在欧战中的技战术水平与其他球队并不在同一级别,因此他们面对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摒弃掉一些天真的想法或许会有些帮助,因此从理论上讲球队应该考虑聘用一位更具经验的主帅。然而在希丁克和范加尔已经光芒不再的情况下,荷兰足坛中似乎缺乏他们的继任者。比如说人们对于弗兰克-德波尔就有着一些厌恶的感觉,这是因为尽管在他的身上有大家全部的寄托和希望,但同时他似乎也很明显地继承了荷兰足球的战术理念中具有缺陷的一面。”

  “那些世界顶级中场是不会来到荷兰球队的。其他欧洲球队并不关注足球的观赏性,他们只在乎结果。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总是会设法并赢下更多的比赛。

  (图)自上赛季起,艾尔-加齐开始在阿贾克斯阵中大放异彩,如今他也成为了豪门球队争夺的目标之一

  然而正如荷兰足球专家米歇尔-琼斯玛的说法,如今人们对于荷兰足球的担忧甚至已经开始蔓延至国内的青训领域:“我们尚未很好地完成青训体系的重建工作,”琼斯玛对BeNeFoot的编辑说道。“我们并没有培养富有进取和革新精神的主帅。总的来说,我们(联赛)的比赛质量并没有什么提升。荷兰足球正在失去它在创新层面上的优势。

  当然,上面这些设想的措施不可能完全履行。作为一项体育运动,足球也是旨在为消费者(球迷)服务的。总的来说,如今更多的消费者只会关注少数的几个高水平联赛。只有足坛发生变革或是人们重新燃起对昔日美丽足球的追求,否则荷甲球队只能在主流足球之外徘徊,在曾经辉煌过的欧冠赛场上苟延残喘着。

  随着奥维马斯开始接管球队的转会事务,弗兰克-德波尔成为球队主帅,阿贾克斯经历了大范围的改革。俱乐部选择规避那些具有风险的大手笔转会操作,而是将精力更多地放在青训体系的建设中,毕竟这里可是拥有着全球最佳的青训营之一。一线队与青年队的隔阂也开始减少,教练间彼此都对两支球队有所影响。在这次“革命”中,球队青训营将培养计划进行了一定的修改,他们更多地强调对球员个人能力的培养而非青训队整体实力的提升。

  最近五届欧冠冠军在决赛赛场上的首发平均年龄是26.8岁,而在整个欧冠联赛时代,这个数字为27.3。实际上这期间只有两支夺冠球队在决赛的首发平均年龄低于26.4岁其中一支是2000年的皇马,另一支便是本文开篇时提到的阿贾克斯。

  然而比起过去,哪怕只是比起十年前,如今阿贾克斯青训的成品球员水平也要相对低上许多。尽管如今从青训营走出的球员也拥有很大的潜力,但他们很难说得上能达到与斯内德和范德法特同样的高度。从这一点来说,很多人认为如今的阿贾克斯应该基于基于当下的环境重新考虑一下范加尔实用主义的部分理念,毕竟如今即便是青训球员也常常会受到金钱的诱惑。或许正是因为对此感到失望,克鲁伊夫和琼克在2015年11月选择离开球队,他们在声明中称球队不再听取他们的建议。当下在阿贾克斯面前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性因素,球迷们也不知道球队的未来何去何从。

  当我们分析苏亚雷斯的球员生涯发展时就不难发现阿贾克斯只是“食物链”中承上启下的其中一环。这位乌拉圭前锋先是从本国的民族队转会至荷兰的格罗宁根,之后来到了阿贾克斯,随后前往英超的利物浦发展,最后转会至巴塞罗那。在这一系列转会中,民族队得到了80万欧元,格罗宁根为670万欧元,阿贾克斯获得了1900万欧元,而利物浦方面则赚取了6750万欧元。

  尽管很多人都乐意去看到荷兰的俱乐部能够在未来再次举起那座象征着欧洲之巅的欧冠奖杯,但大概只有当足球领域发生巨大的变革后这种景象才能发生。要实现这些,首先欧足联方面就应该更为平等地分配电视转播收入,同时废除根据球队所在国家而定的奖金池制度。同样地,他们还应该制定更为严格的财政公平法案,辅以严格的工资帽制度,打压经纪人对于转会的不当操作。或许足球运动应该借鉴北美体育赛事的制度规范,从而令球队能够更好地培养及使用本队的青训球员。规定还应该限制其他球队暗中挖人的行为,同时将公平竞赛和财政援助条款考虑在内。

  那么他们能够尽快地在欧冠联赛取得更大的突破吗?对于如今的埃因霍温来说,他们必须要为利益最大化而战,并且寄希望于那些财力远超于自己的球队遭遇麻烦,或许这样他们才能拥有真正的好机会。

  尽管荷甲球队也可以做到不顾一切地追寻梦想,但他们与财务规模远大于自己的对手较量后的结果往往都是悲剧。埃因霍温就曾在大约10年前经历过一次这样的状况,当时他们高管们认为欧冠收入是理所应当的,然而球队不得不面对十几年年来首次无缘欧冠赛场的情况(译注:指埃因霍温在2009年未能参加欧冠联赛)。当球队财政失去安全保障的时候,他们必然会遇到危机,之后埃因霍温甚至需要荷甲委员会的紧急救助才勉强度过难关。

  在收入相对匮乏的情况下,荷甲球队的竞技成绩下滑了一个档次,同时在转会方面也无法与顶级豪门相匹敌。在有意或是无意间,阿贾克斯、埃因霍温和费耶诺德成为了土豪俱乐部的“卫星俱乐部”。比如说阿贾克斯目前的队史十大转出记录的总价高达1.928亿欧元,然而球队在培养或在引进这些球员时的总身价却只有2820万欧元。

  “(阿贾克斯)如今这一代球员无疑是最近一段时期里最具天赋的一批人了,”雪富说道。“但他们将自己的天赋带到更大的俱乐部只是时间问题。那不勒斯就曾传出希望对克拉森报价5000万欧元,而巴塞罗那也一直关注着巴佐尔。在未来两年,这些球员很难还会继续留在阿贾克斯。”

  财政状况更好的俱乐部如今也拥有更为庞大的球探网络,这就意味着有些球员并非一定需要利用在洲际赛场的出众表现作为进入豪门的敲门砖。比如曼联耗费3100万欧元从埃因霍温引进的德佩就在加盟红魔之前从未踢过欧冠小组赛的比赛;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他的昔日队友威纳尔杜姆身上,这位荷兰球员花费了纽卡2000万欧元。

  “另外,无论是球员、俱乐部职员还是球队管理层都不相信他们能够在欧冠联赛取得成功。这其中那个最出名的就算是阿贾克斯的足球总监奥维马斯了。他曾说优秀的球员不再会来到荷兰发展了。但埃因霍温的足球总监马塞尔-布兰德斯却以接连引进瓜尔达多、莫雷诺和卢克-德容的方式证明了只要球队保证具有创造力,那么就可以说服优质球员前来加盟。”

  面对强大的AC米兰,阿贾克斯的青年军们举起了队史的第4座欧冠奖杯。这不但是阿贾克斯自1973年以来的首个欧冠冠军,同时也是荷兰球队第6次站在欧洲之巅。这一时期的荷兰足球在欧战赛场上短暂地重现了往日的辉煌,这个欧冠冠军既是“复兴”的高潮与顶点,同时也是荷甲球队渐渐衰落的开始。它所留下的除了那些载入史册的记录之外,只剩下对过往荣耀的无限追忆。

  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对问题的本源进行挖掘,一起看看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荷兰足球及其国内豪门球队的衰退。简单地说,就是像阿贾克斯、埃因霍温和费耶诺德这样的球队是如何衰退的(译注:也只有这3支荷兰球队曾赢得过欧冠冠军)。同时,这个国家未来还会产生一个欧冠冠军吗?还是说他们注定要面对一个无可逆转的衰败状态?

  在过去的2014-15赛季,阿贾克斯的营收为1.054亿欧元。尽管这个数字可能听上去还算不错,然而实际上与很多欧战对手相比只是沧海一粟。在那个赛季中阿贾克斯与巴塞罗那和巴黎圣日耳曼在欧冠中共处同一个小组,而这两支球队的营收能力都十分可观。根据德勤的相关统计数据,巴萨在同期的营收额为5.6亿欧元,而大巴黎也有4.8亿欧元。不难发现,阿贾克斯在欧战中要面对的对手在财政规模上都是他们的4到5倍。尽管阿贾克斯曾在主场逼平过巴黎圣日耳曼,但他们最终还是只能位居小组第三,距离小组第二出线分的巨大差距。

  在之后的几个月里,阿贾克斯内部发生了火药味十足的“内战”。范加尔秉承着理性的实用主义,而克鲁伊夫则代表着浪漫派的美丽足球。尽管他们两人都曾凭着不同的足球理念各自率队取得过辉煌与荣耀,但两人当时在俱乐部中的对峙却是在蚕食球队。不过在2012年2月,就在范加尔还在憧憬着对阿贾克斯的改造时,一位法官裁定阿贾克斯对于范加尔的任命是不当的。范加尔并非是真正的球队总监,俱乐部董事会高层们随后也渐渐失去了实权,面临离职危机。

  雪富还认为这些球员效力阿贾克斯的时间原本就有限,但却在某种程度上被过度的管理所浪费。“弗兰克-德波尔在主帅位置上做得很好,”他说,“但他似乎对于球队的管制有些过多了。球员们在场上需要承担太多的职责,这无疑会对他们的创造力与天赋产生负面影响,因此他们无法真正地踢出阿贾克斯一直以来沿袭的433战术。”

  双方的勾心斗角看上去似乎并没有结局,但“天鹅绒革命”的理念与实践还是在这期间不断地被完善,最终它令阿贾克斯的发展路线重新回归至球队原本的治队哲学。

  实际上如今在欧战赛场中大约有10支球队具有争夺欧冠奖杯的资本。而对于其他球队而言,欧冠是一个截然不同的赛事。除了像阿贾克斯和埃因霍温这样可以通过自己的青训体系造血从而充分利用球员天赋的球队之外,其他球队受能力所限最多也只能进入到欧冠16强。

  “我认为荷兰的俱乐部不可能再赢得欧冠冠军了,除非国际足坛发生巨大的变革。” 雪富总结道。“比如说更为严格的财政公平法案、工资帽的限制、对于资本进入的严格规范等等。只是这些措施实行的可能性很小。”

  (图)克鲁伊夫一直深爱着阿贾克斯,他并不希望这支昔日制霸欧洲的球队从此一蹶不振

  在2011年,欧足联方面出台了财政公平法案,尽管其中规定了各支球队在单赛季的债务不得超过500万欧元,但它始终被诸多豪门球队所藐视。对于那些豪门球队来说,无论是罚款还是对于球队阵容人数的限制,这些处罚措施都显得威慑力不足。即便这个法案被严格地遵守,像皇马和曼联这样的球队还是能够凭着在奖金池中的收益以及巨大的商业影响力从而拥有相对更大的操作空间。

  无论从哪种角度想,这都是个很简单的问题。当一支荷甲球队表现出色时,特别是其队内的明星球员在洲际赛场上有所作为的时候,那么在其“食物链”上方的球队便会想方设法得到这个“味道鲜美的食材”。不幸的是,一个俱乐部在“食物链”中所处的位置不再仅仅是由其历史底蕴和场上表现所决定的,如今更多的是受到电视转播合同和财力的影响。对于那些更为富有的俱乐部来说,他们强大的财务状况完全可以无视一笔失败的签约。因为对他们来说,下一单巨额的电视转播合同将会轻而易举地抹掉自己在资产负债表上的亏空。

  “球队第一年的表现很糟糕,”布劳维斯说道。“不过如今球队的战术布置在大多数比赛中都极为奏效,而科库也对比赛和球队的情况有着很清晰的认识。在赛后发布会上,他总能很敏锐地认识到比赛的要点,并且从不胆怯于承认自己在战术布置上的错误与不妥之处。”

  克鲁伊夫的说法是正确的。球队的时任主帅马丁-乔尔并非是一位秉承阿贾克斯整体足球理念传统的教练。他并没有延续球队的风格和哲学,更是喜欢在转会市场上进行操作而不是提拔青训球员。在2004-2011年一连串走马灯式的换帅期间,球队未曾染指过任何一项国内赛事的奖杯,而这也使得他们关于欧冠赛事中那些愿景只能成为空想。尽管球队还是在此期间培养出了像埃里克森这样的优秀球员,但他们起初并没有将这些青训球员作为建队基石,同时这些青训小将罕有自由发挥的空间,他们原本的展示机会更多地被球队重金引进的球员所占据。

  在现代足球中,金钱扮演着球队发展中最关键的角色。“阿贾克斯在欧战表现挣扎的主要原因是球队对比其他豪门在财政状况方面的差距越拉越大,”每日阿贾克斯的网站创始人凯文-雪富说道。“在薪金方面,阿贾克斯无法与其他欧洲豪门球队相匹敌。同时如今的荷甲联赛仅仅只是一个平均年龄十分年轻的联赛,这无法吸引到足够多的赞助商或是成名球星的注意。”

  克鲁伊维特的进球来得有些磕磕绊绊,但十分致命。在那场1995年的欧冠决赛中,替补利特马宁上场的他在第85分钟获得了一个绝佳的破门机会:他显得有些酿跄地直插禁区,随后以一脚致命的射门帮助阿贾克斯取得领先。AC米兰对此丝毫没有心理准备,而飞速流逝的时间甚至容不得他们再多做几次反扑的机会。随着终场哨声吹响,范加尔和他麾下的青年军终于成功地在欧冠赛场创造了属于他们的奇迹。

  然而对于阿贾克斯、埃因霍温以及费耶诺德来说,受财力所限的他们仅仅只能勉强地用前文所提及的工资上限薪资来留住球员。而当球员们像本赛季埃因霍温阵中的多位球员那样在大场面比赛中有所表现时,他们每个人都很有可能收到相当于本队所能承受的3到4倍薪水的邀请。变得越发惟利是图的经纪人们自然也很难会改变这种状况,他们手中的年轻球员们也都想着能够籍此名利双收。

  作为荷兰足球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克鲁伊夫曾在2010年9月起在阿贾克斯推行改革,当时球队的状况很令人失望。在球队于欧冠赛事中毫无还手之力地负于皇马之后,克鲁伊夫曾在《荷兰电讯报》的专栏中哀叹自己深爱的俱乐部已然死去:“阿贾克斯不复存在,”他写道。“这支阿贾克斯甚至要比米歇尔斯在1965年接手以前还要差。”

  看到昔日辉煌的荷兰豪门们如今不得不面临窘境着实令人伤感,他们在如今的大环境下很难再去争夺欧冠锦标,同时看上去不太可能再去打造出一套类似于当年全攻全守足球的创新理念。埃因霍温如今的状况很不错,不过他们看上去仍然像是一个顽强但实力不足的挑战者;阿贾克斯看上去则始终无法适应欧洲主流战术体系与他们自身足球理念间存在的细微差别;而费耶诺德还在苦于在国内赛场重新崛起,对于深陷危机的他们而言,欧战赛场显得可望而不可及。

  这无疑是令人悲伤的现实。对于阿贾克斯、埃因霍温和费耶诺德来说,他们在过去支配整个足坛的岁月早已成为褪色的记忆。纯粹足球的追求者们总是会怀念起过往的美好,但现实主义者们终究会用残酷的现实说话:荷兰足球早已不再那般受人追捧了。

  那么这两支球队有什么共同之处?两支球队都有博斯克或是范加尔这样的传奇教练,同时他们都有初出茅庐的的年轻才俊辅以些许能力出色的老将。当时的皇马拥有着卡西利亚斯、劳尔以及阿内尔卡等年轻小将,同时还有像卡洛斯和耶罗这样的成名球星。而范加尔的那支阿贾克斯则拥有德波尔兄弟、戴维斯、西多夫和奥维马斯等青训球员,同时队内还有布林德和里杰卡尔德等能力出众的老将。两支球队都很好地进行了新老结合,最终也都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

  即便是来自死敌的球迷也认为如今的阿贾克斯正在浪费他们的大好机会。“阿贾克斯方面似乎依旧以为我们还生活在上世纪90年代,”一位叫做弗兰克-布劳维斯的埃因霍温球迷说。“他们曾经以433的整体足球理念制霸足坛,然而那个时代早就已经结束了。我们(荷兰的球队)必须要踢得更具创造力,改变我们的战术风格。

  虽然平均年龄并不能保证成功,比如说一支球队也能构建出一套平均年龄为28岁的平庸阵容,然而阿贾克斯和埃因霍温这种首发平均年龄明显低于欧冠冠军水平的情况很显然距离奖杯很是遥远。阿贾克斯的球员在队内效力的平均时间为2.2年,埃因霍温更是只有1.6年。从本质上讲,由于财政状况的问题,两支球队都无力将球队的球员培养至他们的巅峰期,这也说明了为什么荷甲球队一直无法在欧战赛场上延续良好表现。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荷甲球队的财政状况使得他们无力将队内的希望之星留队超过两三个赛季。同样地,只有那些薪资要求符合荷甲标准的球员才有可能加盟这些球队,然而这些球员要么并没有极为出众的能力,要么就是已经结束巅峰期进入生涯暮年的昔日球星。举例来说,舍内应该算是最近的一个在巅峰期加盟阿贾克斯的球员。尽管他在荷甲赛场表现出色,但在欧冠联赛中他只能算是一位十分平庸的球员。与此同时,像是当时重回阿贾克斯的海廷加与巴贝尔以及重回埃因霍温的范博梅尔和朴智星,他们回归时的年龄、状态和能力其实已经令他们无从在顶级球队继续立足了。

  “不难发现,如今在其他国家有很多能力出众的优秀主帅正不断地涌现。而在这里,执教工作仍然是由很多老派的退役球员所完成的,但他们更迷信书本理论而非创新。考虑到国内不乏优秀的青训球员,这样的现状真的让人很沮丧。

  当然,如今的足球已经演变为一个由商业巨头们主导的运动,规模巨大的财富以极为不平等的方式分配至各大豪门俱乐部中,然而这些都与荷甲球队无关。球队的财政状况主要取决于电视转播合同的分红,然而荷甲并没有吸引到很多球迷们的关注。举例来说,在2014-15赛季中,英超联赛的各支球队一共收到了16亿英镑的电视转播与商业收益的分红;而与福克斯体育达成协议的荷甲联赛却只能在每赛季提供共计8000万欧元的分红。

  然而由于财政状况始终不佳,如今的阿贾克斯的阵容总是会面临大幅变动的问题,他们持续年轻化的政策使得追求欧洲冠军的目标离他们越来越远。在过去的5个赛季中,阿贾克斯所能摆出的最老的一套首发阵容的平均年龄逐年递减,从2011-12赛季的26.1岁降至本赛季的23.6岁。埃因霍温方面也有类似的情况,他们从2011-12赛季的27.2岁下降至去年的23.7岁,而本赛季则回升至25岁。

  这意味着在当前的财政状况下,对于阿贾克斯和埃因霍温这样的球队来说,争取欧冠锦标的理想路线图应该是签下一位世界级的主帅,通过大力发展青训体系从而获得一大批优秀球员,接着在转会市场上寻求像瓜尔达多这样性价比颇高的球星来平衡球队的配置。尽管看上去不太可能,但除非欧洲足坛的格局发生巨大震动,否则这可能是两支荷甲球队唯一重夺欧冠冠军的方式了,那就是寄希望于球队能够利用能力突出的主帅将一众能力出色的年轻小将成功地在队内培养至巅峰期。

  本赛季阿贾克斯在欧冠资格赛中遗憾地以4-5的总比分负于维也纳快速,从而无缘欧冠正赛。就这一点来说,看上去似乎阿贾克斯从后防开始组织进攻的控球战术不但不是球队的优势,反而成为了球队取得好成绩的阻碍。球队的后卫们在错误的区域犯了一些不该犯的错误,而在这种最高级别的赛事中,任何错误都会受到最严厉的处罚,因此疑问也就由此而生:在如今世界足球强调现代化、强调反击效率的大背景下,阿贾克斯的足球哲学是否还适合这个时代?或许比起创造一个潮流,追随要显得简单得多。

  受困于财政压力,诸多荷甲球队在队内都有大量的年轻球员和经验匮乏的球员。而这正是转会市场的现状使然。尽管年轻化的球队在如今的比赛中具有一定的优势,比如说活力与体能,但这些并不能转化为球队在欧冠赛场上的成功。

  编者按:在欧冠的历史上,阿贾克斯、埃因霍温以及费耶诺德都曾各自书写过属于自己的辉煌,然而作为传统豪门的他们在如今的欧冠赛事中失去了曾经的竞争力。那么造成他们无力争冠的原因是什么?荷甲球队还能够在未来再夺欧冠吗?就让我们一起随本篇译文来探索这些问题的答案。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金沙澳门网址